澳博兰·上海沦陷期间,党中央的“一号机密”就藏在一家面坊的夹壁中 竞彩足球
作者:  匿名
首都机场已取消航班95架次 提醒旅客合理安排出行

澳博兰·上海沦陷期间,党中央的“一号机密”就藏在一家面坊的夹壁中

澳博兰,1942年初夏,当时的中央文库保管员缪谷稔因为肺病严重、卧床不起。为了让缪谷稔安心养病,党组织决定,将中央文库从他家中转移出去。

缪谷稔夫妇

中央文库,被称为“一号机密”,是我党的第一座中央级秘密档案库。它囊括了我党从1921年诞生起的,两万多份重要文件。其中,有共产国际的指示和党中央的会议记录;有党中央和各地党组织之间的指示和报告;有苏区和红军的军事文件;有毛泽东、周恩来的手稿,还有革命先烈的遗墨、照片等等。这些宝贵的材料一旦有任何闪失,必会对我党造成致命打击!

陈来生

中央文库的安全至关重要,因此选择它的保管人必须慎之又慎。最终,党组织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陈来生。尽管陈来生当时只有23岁,是历任保管员中最年轻的一位,但他机智过人、斗争经验也十分丰富。

陈来生在全家人的帮助下,将中央文库的全部文件,安全转移到妻弟的家里。为了就近看管中央文库,陈来生在妻弟家的弄堂口摆了个炒货摊子,夜里也睡在存放中央文库的阁楼里,寸步不离。但两个多月后,陈来生的上级领导注意到,这一带闲杂人员太多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必须再次转移中央文库。

陈来生晚年

这一次,陈来生向岳父借了一笔钱,在清静安全的成都北路972弄3号,开了一家“向荣面坊”。在店面的楼上,陈来生还搭了一间阁楼,专门用来存放中央文库。

成都北路972弄3号

这之后,陈来生带着家人,又扮作“跑单帮”的小商贩,将原先藏在妻弟家的文件,装进面粉袋里,一包一包运到“向荣面坊”阁楼上。四邻八舍见这一家来来回回地搬面粉袋,只当是面坊要开张营业了。哪晓得,那些袋子里,装着的会是我党的绝密文件!

老上海街头商铺

转运完成之后,陈来生把文件整齐地靠着墙,从地板一直码到顶棚,为了防虫蛀,陈来生又在每包文件中夹进几片烟叶。然后,他紧贴着文件外侧钉了一层木板,糊上报纸。这样一来,不仅从表面上看不出任何改动过的痕迹,就算用手敲,这夹壁墙里塞得严严实实,也听不见空心层的声音。

陈来生这夹壁墙做得可以算是万无一失,可是没过多久,他就亲手拆开了,这是为什么呢?原来,陈来生接到了一道来自延安的命令,要调阅其中一些文件。可是,要从这两万份文件中,找到中央所需要的十几份文件,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1943年毛主席在延安

怎么办呢?陈来生就一头扎进了小阁楼。当时正好是夏天,天气很热很热。而这个小阁楼因为保密的需要,连窗户都没有。陈来生钻进阁楼去翻文件,一会儿功夫就汗流浃背,一边找文件,一边不停地用毛巾擦汗。

陈来生手头能够依靠的检索目录,只有当年中央文库第二任保管人陈为人在整理资料时所写的《开箱必读》,但相对2万多份的档案来说,查找起来仍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陈为人

陈来生在狭小闭塞的阁楼里,弯着腰、佝偻着背,足足翻检了十几天,才找出了中央所要十几份文件。文件是找出来了,可面对重重封锁,要怎样把这些文件送到千里之外的延安呢?在组织安排下,陈来生把这些文件抄下来,然后由一位名叫刘人寿的同志用微型照相机翻拍下来,最后制成微缩胶卷带到延安。

潘汉年(左二)刘人寿(左三)

陈来生成功地完成了党中央“千里调卷”的任务。那么,在日本侵略者疯狂捕杀抗日力量的大环境下,守着中央文库的陈来生,还遭遇了怎样的考验呢?更多精彩内容,请关注“湖北卫视大揭秘”头条号!

11月国内乘用车销量下降4.1%
三北工程对沙尘暴治理起到怎样作用?专家解读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cerimax.com 银河优越会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